听说,消毒会污染我们的水环境?是真的吗?
    据武汉市水务局公布,武汉全力开展排水设施和污水处理设施消杀工作,截至2月18日,全市累计出动6520人次,累计投放消毒药剂1963.58吨。截至19日,重庆市在疫情防控期间共巡查发现17种、135只野生动物出现异常死亡。专家判定其中部分野生动物死亡原因为喷施消毒药等引起的中毒,同时排除了死亡野生动物的新冠病毒、禽流感、新城疫的疫源疫病。

    消毒,是切断病毒传播途径、控制传染病流行的重要手段。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很多人都使用84消毒液、酒精等对居家环境或衣物等进行消毒。同时,也有人担忧,过度消毒导致大量消毒剂严重污染地下水。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2月17日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回应,如果家中没有确诊或疑似病人,保持日常清洁即可,一般不需要采取特别的消毒措施;持续1—3个月的消毒,会对地表水、土壤和植被造成一定影响,但不至于严重污染地下水。
    过度消毒危害生态环境是有先例的。2003年非典期间,由于过度消毒,台湾淡水河及其支流被倒入了大量漂白水,导致含氯量过高,鱼群大量暴毙,直到半年后才恢复正常,对河川生态产生了明显冲击。

    “84消毒液是含次氯酸钠的消毒剂,主要靠次氯酸的强氧化性来杀灭微生物,目前公共区域基本上也是使用含次氯酸钠的消毒剂。”彭应登说,自来水和市镇生活污水的传统消毒工艺就是用含氯制剂来消毒,即使是过量使用消毒剂,对地表水的影响不大,但对土壤和植被影响相对较大。“大量氯及残余氯离子的存在会导致土壤变酸,破坏土壤结构,造成板结等。土壤中生活着数量巨大的微生物,有些是对环境很有益处的‘清道夫’。当过量消毒剂杀死有害菌时,同时可能杀死这些有益菌,使得城市绿地的生物网链遭受破坏。”
    看起来我们只是做了一步消毒,实际上天然有机物在氯消毒反应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下面这张图一看,就一目了然了。

    01 反应就反应了,为什么我们如此紧张?
    三卤甲烷是最早发现的饮用水消毒副产物,其对龋齿类动物具有较强的致癌作用,可以作用于肝脏、大肠和肾脏,产生较强的毒性。在过去30多年中,已有诸多学者对三卤甲烷的毒性以及作用机理展开了较深入的研究。研究发现,每天饮用>0.075mg/L三卤甲烷的生水5杯以上的孕妇,增加早期流产的危险性。
    那么0.075mg/L是什么概念?

    对比标准不难发现,这个数值已超出美国环境保护局及欧盟的标准啦!!!



    到目前为止有关饮用水中有机类消毒副产物的流行病学的研究主要围绕在心血管疾病、癌症和生殖毒性三个方面。至今的调查结果还不能证实饮水中有机类消毒副产物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由于个体暴露的差异和一些混杂因素,不能获得准确的结论说明长期饮用含有有机类消毒副产物的水将会导致癌症。目前也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它们间的剂量反应关系或因果关系。
    尽管如此,大量的调查结果报道了有机类消毒副产物与膀胱癌、结肠癌、直肠癌、胰腺癌、乳腺癌、脑癌和肺癌的弱相关。李爽和张晓健通过国际和国内饮用水中消毒副产物的一些有代表性的数据,来计算各种消毒副产物的致癌风险,分析结果表明,有机类消毒副产物的致癌风险主要由卤乙酸致癌风险构成。

    水体中有机碳、投氯量、水源水质特征及水中金属离子是影响饮用水中消毒副产物生成变化的主要因素,不同地域饮用水中消毒副产物引起健康风险的主要风险因子也随之改变。研究显示,上海、广东中山、大庆、北京、天津、郑州、长沙和深圳,每种消毒副产物污染水平均在《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规定的限值范围内。根据一项2019年的研究表明:武汉市市政出厂水主要检出有三氯甲烷、一氯二溴甲烷、二氯一溴甲烷等三卤甲烷类挥发性消毒副产物,还有二氯甲烷和三氯乙醛,未检出卤乙酸等非挥发性消毒副产物。
    当前,我国普遍采用USEPA所推荐的可接受的风险水平范围,计算各物质的健康危害指数(HI),HI<1,认为非致癌风险在可接受的范围内。武汉市市政出厂水氯化消毒副产物通过饮水途径所致的非致癌风险HI低于1,长期饮用该水不会引起慢性躯体毒害效应;而致癌风险虽在可接受范围内,但应引起注意。
    这么看起来,饮用水中消毒带来的风险还是可以接受的。
    02 有机氯释放到环境会发生什么?
    自20世纪40年代开始使用 DDT、六六六两种有机氯化合物作为杀虫药以来,由于它们防治面广,药效比当时的其他农药好,因而被广泛用于防治作物、森林和牲畜的害虫。随着残毒的发现,它们在环境中的迁移与归宿引起人们的关切。
    它直接污染作物,并大量残留在土壤中。有机氯可以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在肝、肾、心脏等组织内蓄积。蓄积的有机氯还可通过母乳排出,禽类可转入卵、蛋等组织,影响后代。中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禁止在蔬菜、茶叶、烟草等作物上施洒滴滴涕(DDT)、六六六等有机氯农药。
    虽然已经不再使用,但是直到今天,有机氯农药仍然在我们的环境中。2007年孙建辉等人发现黄河中下游干支流23个表层沉积物中的有机氯农药,总含量范围为0.35~22.92 ng/g。蒋煜峰对上海城区土壤中有机氯农药的残留水平研究表明土壤有机氯农药总残留范围在3.12~91.07 μg/kg。
    03 那么!使用消毒剂会不会污染地下水?
    虽然,2015年闫雪的实验证明病毒污染的外环境消毒是有作用的。但是上海疾控中心不建议,小区环境采用喷洒式消毒。这种消毒应该说是效果非常差的,没有针对性。如果要对空气消毒,它对雾滴是有要求的,而不是现在有些小区像洒水车一样。喷雾药水的雾滴很粗,一会儿就掉在地上了,没有在空气中与病毒接触,达不到效果。对于室外环境,本来就是通风较好的,出太阳的话,紫外线有消毒作用,不需要对小区外环境进行特意消毒。
    消毒对地下水产生影响需要一个长时段持续作用,消毒剂长期持续地通过地表水、土壤下渗迁移到地下。从目前情况看,持续1~3个月的消毒,会对地表水、土壤和植被造成一定影响,但还不至于严重污染地下水。特别是在近期,武汉等地大雨,北京等地下雪,雨雪对环境中的消毒残留具有稀释作用,降低了对环境的危害。湖北省的污水处理厂普遍紧靠长江,长江水流量大,处理后的出水即使余氯量稍高,可以通过长江自然稀释和净化。由于长江环境容量大于其他地方,出水余氯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相对较小。

    广东省疾控中心强调,环境消毒是一个科学的工作,要根据流行病学指征和病原学监测、传染源排出的病原体及可能污染的范围为依据,来确定开展消毒处理的范围和方式。特别是对外环境的消毒,必须经专业人员评估后方可开展。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张流波也表示,对物品消毒能用物理方法消毒就不用化学消毒剂。室外空气消毒是没有必要的,马路、广场、草坪等外环境的表面,不应反复喷洒消毒剂。局部环境明确受到传染源污染时,只用消毒剂进行一次性终末消毒处理即可。对人体进行化学喷雾消毒,吸入消毒剂会导致人体肺部损伤等,要尽量避免。
    04 小结
    过度消毒危害大,残留消毒剂对环境造成污染。消毒剂不正当使用会对居民、野生动植物和食用农产品等造成一定影响,对物品有腐蚀。持续不正当的消毒,会对地表水、土壤和植被造成一定影响,但还不至于严重污染地下水。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直饮水自媒体